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ooc的洞

ft1:一个ooc的洞。当年打算用来当成《视觉残留》的番外,大姑姐和岛左汪最后的对话来着,不过后来懒癌发作,不想再扩充了,反正正文设定的前提就是蜜汁娜丽都挂掉了,我又不是个推崇重生再来过的人,再写什么其他的也没必要了。


咳咳,一个充满着ooc的开始:


我喜欢过一个人,我对他有意思……我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我隐藏得很好,表面绝对看不出来。

可有一次那些男生玩起了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青春期的男人想要借助这个来证明自己的勇气。我喜欢的那个人被抽中了,他被一群人要求,要求亲他的朋友一下。

我当时几乎呆住了。

他的朋友很少,不,不是很少,

视觉残留 2

2

一杯茶冷下来的时间并不短,过了一会儿,阿辰明显精神起来,消灭了一角热带杂果披萨后,她开始做起正常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会做的事——比如打游戏,比如逛社交网站。

我坐在她不远处,手里摊开一本评论集却无心翻阅,丢勒的生活和死亡发生于黑暗中,而我身边幽魂时时缠绕。

心不在焉的阅读在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宣告终结,和我所想一样,是宇多。事情发生后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可我们没见过几面,为数不多的通话也是通过手机传达。

我没有问她几点钟过来接孩子,也没有问她手里忙着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几句干巴巴的客套话过去,按照惯例,由她切入正题。

“房子的事好像没有什么进展,这几天都没有人联系。”

“时节不对...

视觉残留 1

1

我站在校门口,看着那个小女孩飞奔而来。奔跑的速度很快,这让她有些跌跌撞撞的,不过还好,在被绊倒之前,我正好赶上前扶住她。

她抬起脸,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露出她的牙齿矫正器。

“纪之介。”

这个年龄特有的清脆的声音让我有点晕眩。

“大谷先生?”

孩子的老师在叫我,我转过身去,对距离我不远处的成田老师点头示意,她双手环胸,歪头微笑回应。

“阿辰的家长还是没空?”

我从她的微笑里读出一丝不快,这很明显,不只是我,就连阿辰,她也感觉到了,这让她情绪低落。

“发生那样的事确实让人难过,可是我不认为这能够让一位年轻母亲放弃自己的责任。”

她蹲下身子,抚摸女孩的头顶。我这时才注意到...

视觉残留 0

0

我总觉得自己是个跟不上潮流的人。

和接触到的同事或病患的生活方式不同,在工作结束后的时间里,不去公园,不去酒吧,不去探望养在外面的情人或者孩子,我回家,养竹芋,画油画,照顾朋友,然后每天都这样固守于特定的生活模式,毫无懈怠。

竹芋在我家里生活了整四年。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只长叶子的植物,但因为是朋友送来的,所以便收下摆在客厅里。

出于不希望它们在手里死去的心理,我开始翻阅此前毫无兴趣的园艺书籍,严格按照规定浇水,施肥,更换盆土,必要的时候还会戴上手套抓叶背上的细小虫子。这是件繁琐又机械的事情,不过我觉得自己干的还算不错,虽然直到现在我都只能看见几片叶子,连个新芽都没发出来过,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