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又是一个脑洞引起的碎碎念

刚开始在脑海里出现那一幕的时候其实还是挺美挺温馨的,浴衣两只的画面是大姑姐靠在小姨夫肩膀上,低头垂发,小姨夫表面不耐烦然而内在十分嘚瑟,正准备赶紧画个草图挖个坑出来,可低头翻找工具的一瞬间,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要是再跟我女婿牵扯不清,我就回敦贺了。”

然后又是一瞬间,这句话又发生了变异:

“你要是再跟我女婿牵扯不清,我就去找渡渡鸟了。”

……………………杏花表示冤枉……………………

………………四代备胎表示有点兴奋………………

于是画不下去了,(┳_┳)

这种秀恩爱死得快的脑补究竟是肿么了?

果然还是某人后宫开得太多导致的恶果么??

说起来小西叔叔佐竹叔叔和宇喜多小...

一个ooc的洞

ft1:一个ooc的洞。当年打算用来当成《视觉残留》的番外,大姑姐和岛左汪最后的对话来着,不过后来懒癌发作,不想再扩充了,反正正文设定的前提就是蜜汁娜丽都挂掉了,我又不是个推崇重生再来过的人,再写什么其他的也没必要了。


咳咳,一个充满着ooc的开始:


我喜欢过一个人,我对他有意思……我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我隐藏得很好,表面绝对看不出来。

可有一次那些男生玩起了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青春期的男人想要借助这个来证明自己的勇气。我喜欢的那个人被抽中了,他被一群人要求,要求亲他的朋友一下。

我当时几乎呆住了。

他的朋友很少,不,不是很少,

视觉残留 2

2

一杯茶冷下来的时间并不短,过了一会儿,阿辰明显精神起来,消灭了一角热带杂果披萨后,她开始做起正常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会做的事——比如打游戏,比如逛社交网站。

我坐在她不远处,手里摊开一本评论集却无心翻阅,丢勒的生活和死亡发生于黑暗中,而我身边幽魂时时缠绕。

心不在焉的阅读在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宣告终结,和我所想一样,是宇多。事情发生后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可我们没见过几面,为数不多的通话也是通过手机传达。

我没有问她几点钟过来接孩子,也没有问她手里忙着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几句干巴巴的客套话过去,按照惯例,由她切入正题。

“房子的事好像没有什么进展,这几天都没有人联系。”

“时节不对...

视觉残留 1

1

我站在校门口,看着那个小女孩飞奔而来。奔跑的速度很快,这让她有些跌跌撞撞的,不过还好,在被绊倒之前,我正好赶上前扶住她。

她抬起脸,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露出她的牙齿矫正器。

“纪之介。”

这个年龄特有的清脆的声音让我有点晕眩。

“大谷先生?”

孩子的老师在叫我,我转过身去,对距离我不远处的成田老师点头示意,她双手环胸,歪头微笑回应。

“阿辰的家长还是没空?”

我从她的微笑里读出一丝不快,这很明显,不只是我,就连阿辰,她也感觉到了,这让她情绪低落。

“发生那样的事确实让人难过,可是我不认为这能够让一位年轻母亲放弃自己的责任。”

她蹲下身子,抚摸女孩的头顶。我这时才注意到...

如果把蜜汁娜丽的翅膀们扔进传统武侠剧,他们的角色大概是…………这样的?

ft:

虽然都说我这个人遭人厌恶,是个没朋友的……但要是说起翅膀什么的,人家可不少呢。

………………

殿,您确定?

………………………………

杏花:

传统武侠剧里……呆萌小正义傻白甜的形象代言,身无长物的毛头小子一枚,带着腔热血和好功夫闯荡江湖,一路因为铲除隔壁村长家恶霸儿子、白道大侠家纨绔、黑道大boss家独生子而结识好基友一二三及红颜知己ABC,前期可谓是天上地下一时无双,可中期很快就遇上各种神转折,瞬间从天堂到地狱,傻白甜被欺骗,被利用,被陷害,被蹂躏,眼睁睁地爱人生离,好友反目……后期沉冤得雪却身畔无人,德高望重却满怀寂寥的无奈又可笑的沧桑大侠类型?

笔友:

传统武侠剧...

视觉残留 0

0

我总觉得自己是个跟不上潮流的人。

和接触到的同事或病患的生活方式不同,在工作结束后的时间里,不去公园,不去酒吧,不去探望养在外面的情人或者孩子,我回家,养竹芋,画油画,照顾朋友,然后每天都这样固守于特定的生活模式,毫无懈怠。

竹芋在我家里生活了整四年。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只长叶子的植物,但因为是朋友送来的,所以便收下摆在客厅里。

出于不希望它们在手里死去的心理,我开始翻阅此前毫无兴趣的园艺书籍,严格按照规定浇水,施肥,更换盆土,必要的时候还会戴上手套抓叶背上的细小虫子。这是件繁琐又机械的事情,不过我觉得自己干的还算不错,虽然直到现在我都只能看见几片叶子,连个新芽都没发出来过,但至...

沙耶(声明一下不是xx之歌里的那个沙耶,而是xx无双里的那个看板娘xx沙耶)

以前的鬼故事旧脑洞,本来想补完的,但是前后看了看觉得已经很完整了。就是单纯的一个片段而已。

既然情节没得补充,那就补充一下设定吧,简而言之就是各种版本的治部姨夫和刑部岳父,嗯。

因为姨夫不肯成佛么,所以就被打发到黄泉路上当看板娘了,店铺就是游戏里那个,原来的看板娘叫沙耶,所以这里的小姨夫可以称为“石xx耶”么?(被一个C4龙卷风抽飞)

最早的脑洞是这个:

每一代的小岳父都老老实实地排排坐,等待着被黄泉路上晚来一步的小姨父来领走。

注:每一代来领走小岳父的小姨夫的脖子上都是密密匝匝一圈线,包括我们的看板娘石田那个沙耶。

情节是ooc着,感觉是萌着并痛着,这是种享受。


cp是这样

旧脑洞引发的新脑洞

旧脑洞

某日,老物又发出了新芽………………………………


新脑洞如下:


大姑姐在和东殿一起睡觉;

蜜汁娜丽在和虎子以及某个二愣子一起睡觉;

猴子一脸温柔笑啪嗒哒地过来表示要和东美女一起睡觉;

已经做好准备和猴子一起睡觉的东麻麻把刚刚还在一起睡觉的大姑姐拍醒,让他去和蜜汁娜丽一起睡觉;

于是大姑姐、蜜汁娜丽、小虎子以及某个二愣子一起睡觉;

因为二愣子睡相不好,所以大家下意识都躲开他,刻意保持一定距离不想紧挨着他,和他一起睡觉;

可惜二愣子领悟力为零,迟钝的他几个翻身就滚到了蜜汁娜丽旁边——长生天呐,他居然想要和大姑姐一起睡觉??

蜜汁娜丽怒,将二愣子一脚踹掉!!!!...

看得见蝴蝶的房间 13(部分)

13


虽然三成现在从事的工作和大学时候学到的是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关系,可年轻时也是学过医的,对世界传染病史也算得上有所了解,对那种致死率和传染性都不高,却能引起社会长期持续恐慌的病症,他曾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习惯,然后一直在做准备。

纪之介是他的同学,也是他从小就在一起玩耍的伙伴。

纪之介是健康的。

尽管他的母亲,也就是东夫人,她是个病人。

可纪之介是健康的。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战战兢兢地保守秘密,试图抹去一个麻风病人给他们身边划出的红色戒圈。他那时候还以为自己做得不错,直到这个消息突然在学校里流传开的那一天。

纪之介是健康的,没有证据能证明麻风病是种会遗传的病。

如果时间能一...

看得见蝴蝶的房间 11

11

“我为什么要喜欢——喜欢孩子?”

三成不假思索就做了回答,让他吃惊的是自己在说出“孩子”这个词前居然停了一下,声音也变低了。意识到这点之后他立即闭上嘴巴,内心深处有股恶心的感觉翻腾起来,夹杂着厌憎和羞恼。

“我不喜欢孩子,从来都不喜欢。”

最后他这样说,扭头又撇嘴,声音里还带着点刻意做出来的漠不关心。

吉继看着好友的背影,他一向寡言少语,看——这个动作似乎是他最常用的来表达情感的方式,但也许是他盯得太专注,以致于让对方受不了。他看着三成站起身(他做出直起身子这个动作时时背部发出咔啦的响声),走到拉门前,只留给他一个逆光的影子。

话刚出口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问题提出得太突然,其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