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看得见蝴蝶的房间 9

9

那男人推门进来的时候,三成刚来得及把手上的文件合好。

“正则的事情是不是你打的小报告?”

三成抬头看着他的同事,他们两人年岁相仿,不过加藤的体型要比他高大,皮肤也比他深,现在他挽着袖子,露出的黝黑手臂上是块状隆起的肌肉。

“你说他在午休时候跟别人动手的事?”他挑起眉毛,从头到脚每一部分都显出不耐烦,“还是说在晚上加班时候酗酒的事?抱歉,那家伙的出格事太多,一时半刻我还真想不起来是哪件。”

加藤抓住他的领口,把他按在墙壁上。

“昨天他在办公室里玩了一会儿牌,什么事情都没耽误,可今天早上他被训话,据说是有人跟上面那群人反映情况,你敢说和你没关系?”

“你真够无聊的,我手上的工作还有很多,没时间听你的废话。”

“你和小时候一样,一点变化没有,真他妈的欠揍。”

三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那笑容一点一点在他脸上弥漫开来,然后他皱着眉头,用一种极其嫌恶的语气说话。

“这么说你要不要揍我一顿试试?”

加藤清正几乎要被气疯了,现在他们在办公室里,门外随时有人经过,虽然他很想在这里痛痛快快地把这张讨人嫌的脸打扁,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十分不明智。无奈之下,他退后几步,瞪着对方慢条斯理地把衣服理平整。

“你干嘛不继续动手?”

这似乎反而让他兴致高涨起来。

上周他们接到通知,美国人准备为日本制定一部新宪法。之前有人表示日本人的草案让他们无法接受,于是目前的盟军最高统帅决定由他们自己人来起草,整个过程中没人吭声。

这是通知命令而不是征求意见,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阴沉着脸。

据传草案包括要求日本禁止拥有军队和废除华族特权等等,但最震惊的是统治权将掌控在人民手中。要知道在此之前的数百年里,日本人一直在无条件服从那些能控制住国家世袭元首的天皇的人发出的指令。

对保守派而言,权力在民的观点会破坏社会秩序,造成严重混乱,为此忧心忡忡的政府职员为数不少,这是一个敏感时期,每个人都心绪紧张,生怕出一点问题,而福岛正则——这个倒霉家伙无异是自己往火堆里跳,而且还是很没技术含量的那种。

“你脑子出毛病了?”

加藤清正看他的眼神活像看一个疯子。

“是不是和那种病人在一起呆的太久,连你都被传染成不正常了?”

这次换成了三成去扯他的领子,用力拉近然后向下猛拉,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块头,但力气却也不算小,再加上事出突然,加藤也没想到他会动手,他现在上半身贴在办公桌上,原本摆在上面的材料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请再说一遍。”

“你他妈——”

敲门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听着明显不愉快的英文,三成悻悻地松手,去给美国人开门。等他把情况随口遮掩过去,回过身来的时候,发现加藤已经挺直了身体,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里面满是怒火。

“说实话,我也觉得你和那家伙也是一点没变。为什么都这个年纪了,还跟攥着母亲衣角的孩子似的,无聊地打打闹闹,影响别人工作和休息。难道这个真的跟报纸上说的那样,和个人的智商发育有关系?”

没等对方作出回答,他就抱着刚从地上捡起的文件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加藤一个人,这个人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合上眼睛,身体往后靠到墙上。

这房间里并不暖和,他却呼呼直喘气。

###

“真田君么,抱歉打扰,可否请你帮我一个忙?”

幸村听到招呼,跑过去的时候被吓了一跳,那位大谷吉继先生此刻正被成堆的文件包围。就在他脚边,一摞又一摞的纸张摆放着,旁边还有不下于二十个的文件盒。

“这是?”

“一些……三成的东西。”

他回答得很简略,幸村就没有再问。就这么看着他把这些纸分别放进不同的盒子里。

“我能帮上什么忙?”

幸村粗略地算了一下,如果换成自己,光是要把这些文件分门别类地装进这些盒子里,他至少得干上小半天。

“请帮我把装好的盒子交给三成——或者月世也可以。”

他指了指靠近门的地方,那里有已经封好的文件盒,被整整齐齐地摞起来。

“你感冒了?”

幸村摇了摇头,他摸了摸脸上的口罩。

“夫人说今年冬天会很冷,还说战争之后容易发生瘟疫,得提前做好准备。”

这东西戴着挺不舒服的,呼吸费力不说,吐字也不清晰,他真挺想摘了它。

“她考虑得真细心周到。”

说起感冒幸村才意识到对方好像有哪里和平时不同,他想了一会儿,觉得应该是声音变了。

“您生病了吗?”

“受凉而已,不必担心。”

于是幸村乖乖闭上嘴。和姨丈不同,在他的认知里,这位吉继先生是个极少流露自己情感的人,几乎已经对所有事物失去了兴趣。他很难从对方的一言一行里揣摩他的想法。沉默寡言似乎就是他的标签,一个长期的状态。

尽管他和他不熟,但直觉早就提醒过他,如果可能的话,还是不要惹对方不快比较好,毕竟从初芽的话里可以觉察到这一家人相处关系的微妙。

盒子数量很多,加在一起的重量却不是很沉,至少幸村这么觉得。他其实喜欢帮这个家里做点什么,因为这样不会让他有种在别人家白吃白住的感觉。

“听初芽说,学校已经联系好,过些日子你就可以上学了?”

幸村猛点头,虽说他其实不是很情愿去学校。和东京陌生的学校相比,他更怀念他的老家,怀念那些破破烂烂的墙壁褪了色的地方。 

“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并不是容易的事。”他的瞳孔中有一丝光掠过,“如果在学校有什么不适应,或者是书本上有不会的题目,你都可以来找我。”

看着对方的眼睛,幸村忽然想起几天前见过的女人,那个晚上他的小阿姨的眼睛也是这样的闪闪发亮。


ft:莫名想起当年姨夫单手拎猴子的事情了……我相信姨夫是那种胳膊不粗但是很有力气的人,不然怎么能抡得动那么沉的铁扇……

zw4,铁扇(小)公举与红毛牛魔王的合体,那个谁谁……

评论 ( 2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