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看得见蝴蝶的房间 5

5

“你怎么不烤火?是初芽忘记给你拿了么?”三成下意识搓手,这房间里和露天似乎没什么区别,“外面那么冷。”

“谁说外面冷的,你看,院子里的花还开着。”

“那些花不正常,哪有这个时候还开花的,”他皱了皱眉,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过雪花是个例外。”

他的朋友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你心情不好?”

“看出来了?也是,我从没有什么东西能瞒得过你的,从小就是。”

小声嘟囔着,石田三成站起身,走进院子。池塘边一个黑影让他吃了一惊,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人是谁。

“你怎么不去睡?”

在池塘边发呆的幸村被突如其来的招呼吓了一跳。本想行礼却下意识站直了身子,年轻人摇头表示不想睡,再说眼下应该已经是起床的时刻了吧。这个人让他感觉害怕,就这么对视他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几乎都无法集中了,他能感觉到自己上唇处已经冒出了汗珠。

 “那你就继续站着好了,据说这样能增强体魄,不过你就算把自己练成弁庆也没用,因为这个国家不会再有军队了,至少几十年里都不会再有了。”

他木愣愣地站着,在对方的居高临下的态度下,自己全然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就这么看着男人进了仓库,过了一会儿后,又拿着什么东西走出来。

“冷的话就去找月世或者初芽,自己去取也可以,木炭什么的都在仓库里。”

幸村下意识看了对方端着的火盆一眼。

“可那个,是限量供应的吧?”

“真是多事。” 

男孩子噤若寒蝉,他不敢出声了。

###

“你不该那样对他,他还是个孩子。”

燃起的炭火为这个房间带来了一丝暖意。两个侧面彼此相对,影子被拉长延伸,直到门上。

“我只是想让他想清楚,战争并不是什么好事。”

病人安静地眯起眼睛:“但他是个男孩子,而且很快就会成为一个男人。事实上你知道直到现在,战争对大多数男人来说,还是一条出路。”

“那你呢?”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梦,但你知道这不现实也不可能。”

“我也有过这样的打算,说起来似乎每个男人都把参军想象成理所当然,”三成换了一个姿势,这样身体会更放松,“但血腥的场面和无人掩埋的尸体,事先绝不可能想到。”

“可是别人并不见得会理会你的好意。”

“我不是为了让他们感谢我才说那些话的。”

“我知道,不过别人不知道——”

炭盆里爆出一个小火花,挺安静地一声响,就像只鸽子被同类用喙在身上啄了一下后作出的反应。 

“你的外甥我倒是比你先见到了,虽然在谈话里可以看出他几乎没怎么上过学,可他依旧是个端方有礼的好孩子,如果我有女儿,一定要嫁给他。”

“可是你连妻子都没有,哪来的女儿。”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话可真直接。”

仿佛是在自嘲似的,他的声音轻得勉强能听见,而脸上则是一丁点儿表情都没有。

“说话还拐弯抹角的算是男人吗?”三成用了很随便的语气,皮肤紧绷在高颧骨上。“而且我说的是真话。”

仅仅是陈述事实而已。

于是再没人开口说话,他们就这么静坐,直到火盆里的亮光逐渐黯淡下去。

“我再去拿些木炭,不然这房间可就难过了。”

他拦住他,三成看着自己面前的伸出的惨白手指,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个我不需要,反倒是你的需求会更大一些,别忘了你身体也不是很健康,再说这个冬天会很难熬。”

“胡说,我身体好着呢。”

像是为了反驳他的说法一样,三成用力按了一下对方的手。

“最近身体怎么样,医生开的药都吃了?”

“我一直在配合治疗,不过喉咙稍微有点疼而已,你不用那么担心。”

他瞪了他一眼:“嘴张开。”

“我只是感冒。”

话说到一半就没法再继续了,大谷吉继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朋友自小就是个行动派,所以他也只能配合着张开嘴,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抗议。

“我不觉得你能发现什么,”等检查过后,患病的男人淡淡地说,“别忘记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翻医书的孩子了。”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