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看得见蝴蝶的房间

他把自己封死在一间只对最在意的人开放的屋子里。


0

在他生前,没有什么人特意和他说过话,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他身患恶疾。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患有同样的病症,病情轻重不等,但共通之处就是他们都得在此处禁锢一生,直至死去为止。

有些运气不错的人,那些来的比他早、死的比他晚的人,还隐隐约约记得这个男人第一次来到这儿的样子,他们还记得他执意留长的黑头发和总是裹在脸上的浅色围巾,这是他刚来时候大家的谈资。有人曾试着和他接触交流,但沟通无果。这个男人不多话,从不对人提及自己的过去,在那些人的印象中,这个死去的人生前总是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囚室里。

据说他家境不菲,因为管理人给了他这里最好的房间,这件事在当时引发过一场不大不小的骚动,但随后就被管理人镇压下去了。不过房间虽说是这里最好,但这种地方的好房间也就那么回事吧,同样单薄的墙壁,粗看上去也和别人的住处没什么两样,如果非要说好在哪里的话,大概就是他的房间比别人多了一扇窗子,当他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忍受病痛折磨的时候,窗子总是开着。

那窗子似乎从没关闭过。

他死前一个月左右,有人来看过他,那个人径直进了他的房间,然后主人第一次关上窗,等窗子再次打开的时候,看望他的客人已经不在了,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再之后就是恶疾带来的痛苦折磨,一波又一波,不过这里的每个人都要经受这个,所以没人在意,这个男人最后一次引起别人注意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这还是个新来的小孩子好奇心发作,在窗外偷窥才发现的。

那男孩吓坏了,尖叫声引来了几个大人,就是这几个人料理了他的后事,他们把男人的围巾解开,司空见惯的斑疹和肿块没引起他们谈论的兴趣,他们只是麻利又麻木地找出一条白布,煮沸晾干后把这具僵硬的身体包裹起来,算是代替了他的长围巾,随后又给他换了身干净衣服。等这一切工作都做完之后,这男人被放置在地板上,就像睡熟了一样,阳光从外面投进来,照在白布覆盖的身体上。有人惊奇地发现,他的表情并不痛苦——因为他的五官轮廓非常柔和,他们啧啧称奇,毕竟平和面对死亡的人还是很少见,随后他们开始闲聊,互相打听有没有人知道以后会是谁住进这个房间,在等待政府派人处理尸体的时间里,他们就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直到他们都困倦了,先后都回去睡觉。睡眠是安抚的最佳方式,可以帮助他们摆脱掉白天脑海里闪过的绝望感。




ft:其实严格来说,这个应该叫《看得见蛾子的房间》才是……呃。

评论 ( 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