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这才是3.0死亡的真相……

前提:1.0把自己的魂魄分了一部分给2.0,然后等3.0在神女墓取回记忆的时候,就是三谢记忆合一

再前提:谢伯伯是司幽大大的转世

再再前提:神农大大诈尸了

咳咳,然后让我们进入正题,3.0取回了谢衣的全部记忆,但表示很难接受大乐乐的话,师徒二人(为争谁上谁下)开始撕逼,3.0落败,正在此时,神女墓被这俩胖子震塌了地基,危急关头,3.0把大乐乐撞出门外,石门DUANG~~DUANG~~DUANG地就关上了,并且永无开启的可能……

按照这种情况,大概当事人在自忖必死无疑的时刻,都要来段冗长又煽情的内心独白的,比方说,3.0颤巍巍地把手伸进怀里,再哆哆嗦嗦拿出来——(“亲爱的,这是我的党费……”)

当然,括号里的内容不可能是真的,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总而言之,这个时候的情形是这个样子滴,门外边的大乐乐擦了把脸,痛苦万分地倒腾着俩小腿蹬蹬蹬往外跑,门里面3.0以手抚胸,一脸英雄主义传说中主人公最终迎来了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阳光一般的说不出神色的表情……

石头缝里,一条拖成山路十八弯的黑影缓慢前行……可以想象成stk大丽丽。

为了给3.0加点浪漫细胞,决定给他附上一首诗,就拿前几天看到的那首吧。

3.0:“My life closed twice before its close——这是什么东西?”

抱歉,我忘记拿中文版本的了,现在换上。

3.0:“我的生命曾两度终止,在终止之前;它仍在等待,看第三次苦难的秘密,是否会被时间的手揭开。如此巨大,如此难于想象,就像曾经的两次,令我昏厥。我们只能一次次告别天堂,一次次梦想着与地狱告别。”

话音未落,就被身后一块巫山神女墓特产青石板砖利落撂倒。

刚诈尸出来的神农大大簌簌揉落满手碎砖渣:“我就想问问你,在我之后那两个人到底是谁,司幽你个负心汉。”



其实这是首爱情诗来着……

评论 ( 6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