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无处安身 9

9

“我们正竭尽全力,”都筑的话听起来好像反复排练过一样,“华京院先生,正如我所说的,那个孩子的照片我已经发给了我的同事们。我们也采取了弥补措施,通过查阅近年来的婴儿绑架案的背景资料来查找规律,而且,我们也追踪了您所有的电话,万一有人打电话来索取赎金……请相信我,只要有一点线索,我就会让您知道。”

“三个月。”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 ,原本披在身上的衣服滑落下来。我把它捡起来,黑色长风衣,廉价款,随处可见。

他放下电话:“什么?”

“你说你把那个孩子的照片发给你的朋友,还监听了椿姬家的电话,而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毫无结果。”

他耷拉下脑袋,摊开双手——尽管相处时间不...

无处安身 8

8

我不怎么看电视,但却很喜欢读书。很多外国小说里都描绘过这种情形:一个人死了,但是他本人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已经是团无用的魂魄,但他不清楚,不知道。他看得见每一个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对他们的内心所思所想一清二楚,但周围人都没有注意到他——因为他们看不见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在我的记忆里,有那么一段时间,大概十年,或者更多些,我在家里,就是那样的一个死人。除了美耶,没人知道我,没人注意我,包括我父亲。无论我试着怎么引起他的注意,都是徒劳无功。他只有在想起母亲的时候,才会来看我一眼,也就只是一眼。那种眼光让我忍不住全身发抖。我仿佛不再是一个人,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是一个摆在房间里的布娃娃...

今年又订了一批筷子


去年的挂掉了,今年继续补上。

其实筷子也很美,可惜花咪咪小,真心怨念。

还是京

名牌丢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萨沙,后来看了叶子才确定是路西法。
出门几天一回来就发现了螨虫,看来打药时间要提前了。

无处安身 7

7

“事情的开始是在3年前,有人发现了一个18岁女孩的尸体。发现的时候,她全身赤裸,到处都是被殴打后留下的痕迹。”
“电视和报纸都报道过这个案件,那个女孩是个高中生,在发现尸体前两个月,她离开学校后,就再没人见过她的行踪。她的家人报了警,不过一直没有什么进展,直到某个变态,强暴她,然后又折磨她,最后把她切开,扔进一片水稻田后,她的家人才终于得知女儿的下落。”
“我听说,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的一年里,连接有四起同样的案子发生,在当时很是轰动了一阵,地方警察投入了很大精力去调查,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从去年开始,又开始发生和这十分相似的案件,警方认为也许凶手会是同一个,当然,模仿犯罪的可能性也是有...

今年的菊花养的不太好,赶上了疯长的小蚜虫,心塞

金塔

白桃草莓冻糕,终于看见🍓了♪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