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今年的菊花养的不太好,赶上了疯长的小蚜虫,心塞

金塔

白桃草莓冻糕,终于看见🍓了♪

无处安身 6

6

华京院先生的状态很糟,而且糟糕的程度一直在不断加剧。

我看着他,屋子里黑黝黝的,酒精味十分刺鼻。

“抱歉,让您见笑了。”

他咧着嘴笑,露出白色的牙齿。双眼湿润,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因为写笑,他轮椅里的身体也随之抖了抖。这个人远比我上一次所见的更加衰老,也许是绝望的折磨。

他按了铃,女仆人过来开灯,随后为我送来茶水,而酒……是为华京院先生准备的。

“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其实并不喜欢他说话的语气,那种屈尊纡贵的、强硬命令性质的说法方式,但他是椿姬的父亲,为了她,我觉得我可以忍受。如果没有这次会面,仅从此前的印象中,我会想到他是个行为正常、能够自控的人,但眼下已完全不是那样。...

马鞭草

无处安身 5

ft 1:想来想去还是把名字换回来最早的那个,我喜欢这名字。

ft 2:继续与个人的恶趣味相抗争,力争保持正剧向。

ft 3:到现在还没想这里受害人的遗体残骸什么的到底是砌在墙里还是套个塑料袋埋在土里好,或者干脆直接找个溶洞扔进去得了,这样倒是比较好写,方便。

5

泽口女士据说上个月才过了29岁生日,但从她那纹丝不乱的短发和一本正经的黑西服上,我看不出什么和她年纪相符的东西,她身材矮胖,肤色微黑,鼻梁上架着近视眼镜,就身份而言,这打扮让她看起来异常严肃,不过还好不刺眼。

“早上好,”她伸出手,但没等我伸过手她就缩了回去,黑框眼镜很好地掩盖掉一点不耐烦,“请问我有什么能够帮到两位的?”...

无处安身 4

4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听那些表示哀痛的客套,只要听事实就可以了。”

我总觉得前后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可华京院先生全白的头发告诉我事情已经过去了九十几天,而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里,白发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

安慰人的话我是不会说的,所以这个就交给都筑了,这个软趴趴的男人倒是很适合做这些。

女佣端来我们的饮料,华京院先生选择了咖啡,我选了茶,只留下碳酸饮料给都筑。

我知道他喜欢这个。

“每天这个时候我都在喝酒,可是今天因为你们要来,所以我改了这个,”椿姬的父亲喝了一口咖啡来润嗓子,“我知道每天的新闻报道里都会有类似的事情,可我从没想过这种事会在某天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我有...

又是一个脑洞引起的碎碎念

刚开始在脑海里出现那一幕的时候其实还是挺美挺温馨的,浴衣两只的画面是大姑姐靠在小姨夫肩膀上,低头垂发,小姨夫表面不耐烦然而内在十分嘚瑟,正准备赶紧画个草图挖个坑出来,可低头翻找工具的一瞬间,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要是再跟我女婿牵扯不清,我就回敦贺了。”

然后又是一瞬间,这句话又发生了变异:

“你要是再跟我女婿牵扯不清,我就去找渡渡鸟了。”

……………………杏花表示冤枉……………………

………………四代备胎表示有点兴奋………………

于是画不下去了,(┳_┳)

这种秀恩爱死得快的脑补究竟是肿么了?

果然还是某人后宫开得太多导致的恶果么??

说起来小西叔叔佐竹叔叔和宇喜多小...

无处安身 3

ft1:虽然这么说很煞风景,可我还是觉得当年小密和茶花女的相处模式挺有意思的,简而言之概括成这么一段:

其实只有一句话。

“我不爱你。”她说。

就是这么一句话,她的声音十分平静,温柔甜美着陈述事实。

“我不爱你。”

…………反正在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挺迷这对的,就像当初挺迷都筑小叔叔和那个华尔兹少女那样,虽然原作的cp混乱又重口,可我还是觉得这俩bg配对带感。

ft2:尽管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还是觉得流叔才是真绝色,这一家子包括累和重都很合我胃口(偏重口?)。虽然某只西施犬小叔叔还是很可爱啦,但漫画有时颧骨那儿有点魔性,虽然大多数情况下线条都还是很漂亮的…

ft3:总觉得还是太西漫...

一个ooc的洞

ft1:一个ooc的洞。当年打算用来当成《视觉残留》的番外,大姑姐和岛左汪最后的对话来着,不过后来懒癌发作,不想再扩充了,反正正文设定的前提就是蜜汁娜丽都挂掉了,我又不是个推崇重生再来过的人,再写什么其他的也没必要了。


咳咳,一个充满着ooc的开始:


我喜欢过一个人,我对他有意思……我没有告诉过他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我隐藏得很好,表面绝对看不出来。

可有一次那些男生玩起了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青春期的男人想要借助这个来证明自己的勇气。我喜欢的那个人被抽中了,他被一群人要求,要求亲他的朋友一下。

我当时几乎呆住了。

他的朋友很少,不,不是很少,...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