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今年又订了一批筷子


去年的挂掉了,今年继续补上。

其实筷子也很美,可惜花咪咪小,真心怨念。

还是京

名牌丢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萨沙,后来看了叶子才确定是路西法。
出门几天一回来就发现了螨虫,看来打药时间要提前了。

无处安身 7

7

“事情的开始是在3年前,有人发现了一个18岁女孩的尸体。发现的时候,她全身赤裸,到处都是被殴打后留下的痕迹。”
“电视和报纸都报道过这个案件,那个女孩是个高中生,在发现尸体前两个月,她离开学校后,就再没人见过她的行踪。她的家人报了警,不过一直没有什么进展,直到某个变态,强暴她,然后又折磨她,最后把她切开,扔进一片水稻田后,她的家人才终于得知女儿的下落。”
“我听说,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的一年里,连接有四起同样的案子发生,在当时很是轰动了一阵,地方警察投入了很大精力去调查,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从去年开始,又开始发生和这十分相似的案件,警方认为也许凶手会是同一个,当然,模仿犯罪的可能性也是有...

今年的菊花养的不太好,赶上了疯长的小蚜虫,心塞

金塔

白桃草莓冻糕,终于看见🍓了♪

无处安身 6

6

华京院先生的状态很糟,而且糟糕的程度一直在不断加剧。

我看着他,屋子里黑黝黝的,酒精味十分刺鼻。

“抱歉,让您见笑了。”

他咧着嘴笑,露出白色的牙齿。双眼湿润,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因为这笑,他轮椅里的身体也随之抖了抖。这个人远比我上一次所见的更加衰老,也许是绝望的折磨。

他按了铃,女仆人过来开灯,随后为我送来茶水,而酒……是为华京院先生准备的。

“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其实并不喜欢他说话的语气,那种屈尊纡贵的、强硬命令性质的说法方式,但他是椿姬的父亲,为了她,我觉得我可以忍受。如果没有这次会面,仅从此前的印象中,我会想到他是个行为正常、能够自控的人,但眼下已完全不是那样。...

马鞭草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