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也要继续做一个好花匠。

© 月夜独闲
Powered by LOFTER

捏了个想象中的血珠儿妹子。

妹子别嫁我

一只孔雀,性别雄

无处安身 10

ft:(捂脸)被提醒才想起来该发这个了,打字的时候心好塞。


10


都筑走了有好一会儿,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答应了他,这是我目前为数不多的能为椿姬做的事,之一。

我同意,但这并不代表我赞同。

因为我深知这对椿姬而言,几乎毫无意义。我们之所以做这件事,与其说是为了死者,更不如说是为了活着的人。

不是没有和这个男人争辩过,我发誓,我的声调因为恼怒而不断变高,听起来简直像个女孩子——这是都筑的原话,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被我撵跑了,不过他说了他会再来,我也知道他会再来。

他走了以后,就留下我独自一人,让我觉得宽慰又别扭。在不适感淡去以后,我终于感觉到轻松愉快,大概是因为之前房间里...

捏着捏着突然想起某本书里有个角色叫大额头,还有某个游戏里的男主外号叫大脑门儿……


王泥喜抱着《糊涂虫》瑟瑟发抖

这个发型会让本来就大的脑袋变更大,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露额头

我踏月色而来

染色后居然还可以

新衣服配新妆

还是商店妆

1/47